原标题:有毒的流动性!新兴市场将再次付出代价

  从新兴市场近期的表现来看,似乎世界没有遭受新冠疫情大流行之苦。根据国际金融研究所(IIF)的数据,在经历了可怕的三月之后,流入新兴市场的非居民投资组合在六月份增长了十倍,达到329亿美元。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(MSCI)的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上周四触及一个月高点,甚至像南非兰特这样疲软的货币也出现了反弹。

  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发展中国家自身发展良好。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,那就是它们中的许多国家将面临比3月份市场恐慌时预期的更长、更麻烦的复苏。预计收益短期内不会回升。在印度,Nifty50指数股票的价格与一年期预期收益之比达到了10年来的最高水平。

  市场和现实严重脱节的背后是一个熟悉的罪魁祸首:发达国家的央行。正如他们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所做的那样,美联储、欧洲央行、英国央行和日本央行已向其国内市场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。这些市场如预期般反弹,国内投资者因害怕错过机会而恐惧不已,大量涌入股市。这反过来又迫使机构投资者在新兴市场中寻求收益。

  如果整个过程与现实脱节,那是被设计出来的。非常规货币政策的目的就是将非理性强加于市场。

  市场内部人士认为这种脱节是理所当然的。正如美国银行证券公司的Ajay Kumar所言:“情绪和流动性决定了你的大部分回报”。上一次这种情况发生时,新兴市场受到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严重破坏。

  的确,在逆转新兴市场近乎灾难性的资本外流方面,美联储和其他机构做得很好。尽管这不是他们的意图,但他们的行动帮助新兴市场在6月初之前在全球债券市场筹集了超过830亿美元的资金。

  但是,新兴市场现在应该已经知道这是有毒的流动性。从中长期来看,西方的印钞行为将给发展中国家带来动荡、不稳定、增长和投资低迷的负担。

  看一下印度的经验。在2008年之后的几年中,该国经历了由流动性和刺激性驱动的急剧反弹。但随后商品价格飙升。这加剧了通货膨胀,耗尽了外汇储备,并导致通胀预期无节制地上升。

  资产价格上涨在国内引起了无尽的痛苦。例如,房地产价格飙升到市场仍未正常运转的地步。最糟糕的是,廉价的流动性导致了不加选择地放贷和不良贷款危机,削弱了印度的增长和投资。

  当然,这个过程不会以同样的方式进行两次。这次的驱动因素不是油价,或许也不会是房地产。我们只能肯定地说,这种事情确实会再次发生。所有这些流动性将不得不流向在某个地方,最终很可能流向被视为最稀缺、最具未来抵御能力的边缘资产。

  股价和货币指数如此脱离现实,是这一过程正在进行的最可靠迹象。这是其它国家央行非理性行为开始影响新兴经济体的第一个渠道。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股票指数(MSCI index of EM equities)这个季度表现不错,但别忘了,该指数上一次表现如此好是在2009年。

  毫无节制的流动性加上危机心态,将不可避免地削弱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中本已脆弱的治理结构。西方央行经常被警告这一点。作为印度央行行长的拉古拉姆·拉詹不得不应对其他地区非常规货币政策对印度的影响,他一直主张为央行制定“游戏规则”,以免它们破坏新兴市场的稳定。

  如果不能从上次刺激计划中吸取教训,新兴市场现在可能注定要再经历一个增长乏力和政治不稳定的十年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郭建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